flag

在回家的火车上打了这些。
虽然我语言组织能力很差,不过没人看所以没关系。

Day -1

很早下了 30h+ 的火车。六点多已经很热,绍一的人这次效率比 WC 低多了,快九点才让我们签到。

宿舍的空调非常好,不过席子好硬。晚上看了一会 MMD 睡了。

Day 0

模拟赛是 NOIP 原题,然而还是不会期望 DP。

笔试开场 4 min 答完后检查一遍就开始看蚯蚓那题,发现自己和去年差不多弱。由于台上某工作人员的提醒,加上边上似乎没人看模拟赛,就一直检查到笔试结束。还是只能想到用优先队列再维护偏移量的大致算法。

回去看题解发现能拿队列单调维护,然后自己想办法写了一发,然而调到吃晚饭还没过样例,回来继续调未果,看题解代码换了方法维护然后过掉了,至今不是很懂。

solarized 的 Vim 真是好看。

发现没拿拖鞋,洗不了澡。。快十一点睡着了,自己似乎每次考试前一晚都会睡不着。。

Day 1

T1 觉得线段树可维护,然而细节不会实现。貌似 T2 可 Hash 一发,于是写了没压位的暴力模拟,然后特判后查询的点乱搞一个。。最后 10 min 写了个队列优化,结果 CE 爆零了。。。

T2 只会暴力模拟队列操作,写了进制 Hash,然而分裂合并各种诡异问题一直调到最后 30 min 然后发现前缀 Hash 没写对,并不会正确算法于是只水过了第一个点。

T3 看了一遍,并不会概率 DP ,只知道 n = 1 怎么算然而不会实现,一直在调 T2 于是爆零。

D1 4 分滚粗成为弱省 Rank -1。他们的暴力都好高。

为什么神刀手会当园长啊。。讲题 T3 各种懵,觉得自己菜爆。

Day 1.5

科技馆和电影没有去。在宿舍写题被 lhy 碾压。

晚上看番,梦到 D2 上午考画画,非常诡异。

Day 2

T1 一开始被样例忽悠写了网络流,开始 1h 后写完 Dinic 突然发现约束不一定只针对下一位,然后写了 1h 暴力深搜,小样例能跑过。后来生成了几组数据,跑了一下好像能过一半数据。然而结果 WA 了一片,只得了 20 分。
T2 看着像背包,于是想了一会 DP。然而完全没思路。暴力也不会写,特判 $m <= 1$ 的两个点写了暴搜,调出来后还剩大概 30 min。结果过了这两个点,8 分。

T3 要维护凸包,然而没学过计算几何不会算,爆零。

讲题表示 2-SAT 还有费用流完全想不到。。计算几何似乎没可能写出来。回去要做一下 24 题了。自己果然是暴力分也不会拿的蒟蒻。

同学的 T1 贪心过了 75 分,lhy 暴搜也写挂了。

晚上和 lhy 联 mc。掉了两次岩浆,十分欢乐。

Day 3

早上继续 mc,下午闭幕式。我省有两枚 Cu,陈大爷签了 zju。牌子很好看。

于是 32 分省内 Rank -2 滚粗。离 Cu 还有好远啊。

晚上受 lhy 刺激想写博客填坑。然而没找到好使的 Hexo 主题。在 Openshift 上用别人写的后端搞 Disqus 问题,没有成功。跟着 lhy 打裸的 IDA*,遇到各种无法理解的玄学问题,持续被碾压。

Day 4

疏散日。

继续打搜索题,送走 lhy 然后下午就上火车了。

lca 也在火车上。。班里的同学也在。。

打这个的时候发现 Play 里的几个 Markdown 编辑器只有 MarkdownX 能用。最后拿 Simplenote 写了 。

写点东西就能想起自己有多弱了。

打牌,发现智商连续欠费中。

NOI 2018 rp++。